粤东江夏网,本站网址:http://www.chaoanjxwh.com

黄琬

2016-02-19 14:17:08| 发布者: | 查看: 35| 来自:  字体:增大  正常  缩小

摘要: 黄琬 黄琬(141--192年),东汉末大臣。字子琰,江夏安陆(今湖北安陆北)人。早而辩惠,祖父琼为司徒,琬以公孙拜童子郎,辞病不就,知名京师。稍迁五官中郎将,为权贵陷以朋党,被废弃近二十...

 7.jpg

黄琬

 

 

    黄琬(141--192年),东汉末大臣。字子琰,江夏安陆(今湖北安陆北)人。早而辩惠,祖父琼为司徒,琬以公孙拜童子郎,辞病不就,知名京师。稍迁五官中郎将,为权贵陷以朋党,被废弃近二十年。光和末因太尉杨赐推荐,征拜议郎,擢为青州刺史,迁侍中。中平初,出为右扶风,征拜将作大匠、少府、太仆。又为豫州牧,政绩为天下表,封关内侯。及董卓秉政,以琬名臣,征为司徒,迁太尉,更封阳泉乡侯。以反对迁都长安,坐免官。后拜光禄大夫,及徙西都,转司隶校尉。与司徒王允同谋诛卓。及卓将李傕、郭汜攻破长安,遂收琬下狱死,时年五十二。

  黄琬字子琰。少年丧父。早以辩慧为祖父黄琼所奇爱。后琼为司徒,琬以三公孙为童子郎,托 病不就。司空盛允有疾,琼遣琬候问,会江夏上蛮贼事副府,允发书视毕,微戏琬曰:“江夏大邦,而蛮多士少。”琬奉手对曰:“蛮夷猾夏,责在司空。”因拂衣辞去,允甚奇之。稍迁五官中郎将,为权贵诬为朋党,禁锢近二十年。后为太尉杨赐所荐,拜议郎,擢为青州刺史,迁侍中。中平初,出为右扶风,征拜将作大匠、少府、太仆。又为豫州牧,讨平叛贼,威声大震。政绩为天下表,封关内侯。董卓秉政,以琬为司徒,迁太尉,更封阳泉乡侯。因驳卓迁都之议,坐免。又拜光禄大夫,转司隶校尉,与司徒王允同谋诛董卓。及李傕入长安,收琬下狱死,时年五十二。

早而辩慧 不惧司空

  黄琬少年时丧父,自幼就聪慧善辩。黄琬祖父黄琼最初任魏郡太守,当时发生了日食现象,黄琼上言陈说此事,太后下诏询问日所食有多少。黄琼正在考虑如何回答,黄琬时年七岁,回答道:“您为什么不称日食之余,如月之初?”黄琼因此大吃一惊,就用黄琬的话回答,从此更加喜爱黄琬。后来黄琼担任司徒,黄琬因为是三公的子孙而被任命为童子郎,但黄琬托病不到任。当时司空盛允身患疾病,黄琼命黄琬前往问候,正好江夏郡上奏蛮人事的副本送达司空府,盛允因此随便逗弄黄琬说:“江夏这个地方,蛮人太多而士人太少了。”盛允本意也只是逗一逗黄琬,但没想到黄琬因此捧手回答道:“蛮夷乱华夏,责任都在司空。”说完就拂袖而去,盛允因此大感惊奇。

正直选贤 因而被锢

  黄琬后来逐渐升迁到五官中郎将,得到光禄勋 陈蕃的敬待。旧制,光禄署举荐三署郎,要以高功,任久,才、德优异者为茂才四科。但当时权贵富豪子弟大多以人情而被举荐为郎,而贫困守节之人却被遗弃。京都洛阳特地为这个现象做了谚语说:“欲得不能,光禄茂才。”于是黄琬和陈蕃二人同心协力,共同选举贤才。平原的刘醇、河东的朱山、蜀郡的殷参等人都以才德品行得举。但此举却侵害了权贵富豪子弟郎官的利益,于是他们联合中伤陈蕃、黄琬,二人的案件交由御史中丞 王畅及侍御史刁韪处理。王畅及刁韪素来敬重陈蕃和黄琬,就不纠举此事,但左右的人因此诬陷黄琬、王畅等为朋党。王畅因父亲王龚的关系只被降职为议郎,而陈蕃被免职,黄琬及刁韪则遭禁锢。

宦海沉浮 文武双全

  黄琬遭禁锢将近二十年。一直到灵帝光和末年,太尉杨赐举荐黄琬有治乱之才,因此朝廷征召其为议郎,又受任青州刺史,迁任侍中。中平初年,出任右扶风,入朝为将作大匠、少府、太仆等官。后朝廷恢复州牧制度,以黄琬为豫州牧,当时盗贼猖獗,州境凋残,黄琬进击平定盗贼,威名大震。在任政绩为天下表率,因此被赐爵关内侯。

力谏迁都 谋诛董卓

  后来董卓秉政,因为黄琬是名臣,征召他入朝为司徒,不久迁太尉,进封阳泉乡侯。董卓商议迁都长安,黄琬与司徒杨彪共同劝谏董卓未成功。退朝后驳议说:“从前周公营建洛邑使姬氏安定,光武帝占卜东都以兴隆汉室,这是上天的启发,神明之所以安定的事情。大业即以安定,怎么能随便有所迁动,而亏失四海之望呢?”当时人害怕董卓暴怒之下,黄琬会被害,力谏他不要这么做。黄琬回答道:“从前白公胜作乱于楚国,屈庐迎刃向前;崔杼弑君于齐国,晏婴不怕死而不与之盟。我虽然无德但确实仰慕古人之节。”黄琬后来还是因此获罪免官。董卓仍然看重其名德旧族,不敢加害。后与杨彪同拜光禄大夫,到了迁都长安后,转为司隶校尉,与司徒王允同谋诛杀董卓。到了李傕等攻破长安,遂收捕黄琬下狱死,时年五十二岁。

  黄琬字子琰。少失父。早而辩慧。祖父琼,初为魏郡太守,建和元年正月日食,京师不见而琼以状闻。太后诏问所食多少,琼思其对而未知所况。琬年七岁,在傍,曰:“何不言日食之余,如月之初?”琼大惊,即以其言应诏,而深奇爱之。

  后琼为司徒,琬以公孙拜童子郎,辞病不就,知名京师。时司空盛允有疾,琼遣琬候问,会江夏上蛮贼事副府,允发书视毕,微戏琬曰:“江夏大邦,而蛮多士少。”琬奉手对曰:“蛮夷猾夏,责在司空。”因拂衣辞去,允甚奇之。

  稍迁五官中郎将。时陈蕃为光禄勋,深相敬待,数与议事。旧制,光禄举三署郎,以高功久次才德尤异者为茂才四行。时权富子弟多以人事得举,而贫约守志者以穷退见遗,京师为之谣曰:“欲得不能,光禄茂才。”于是琬、蕃同心,显用志士,平原刘醇、河东朱山、蜀郡殷参等并以才行蒙举。蕃、琬遂为权富郎所见中伤,事下御史中丞王畅、侍御史刁韪。

  韪、畅素重蕃、琬,不举其事,而左右复陷以朋党,畅坐左转议郎而免蕃官,琬、韪俱禁锢。

  韪字子荣,彭城人。后陈蕃被征,而言事者多讼韪,复拜议郎,迁尚书。在朝有耿直节,出为鲁、东海二郡相。性抗厉,有明略,所在称神。常以法度自整,家人莫见容焉。

  至光和末,大尉 杨赐上书荐琬有拨乱之才,由是征拜议郎,擢为青州刺史,迁侍中。中平初,出为右扶风,征拜将作大匠、少府、太仆。又为豫州牧。时寇贼陆梁,州境雕残,琬讨击平之,威声大震。政绩为天下表,封关内侯。

  及董卓秉政,以琬名臣,征为司徒,迁太仆,更封阳泉乡侯。卓议迁都长安,琬与司徒杨彪同谏不从。琬退而驳议之曰:“昔周公营洛邑以宁姬,光武卜东郡以隆汉,天之所启,神之所安。大业既定,岂宜妄有迁动,以亏四海之望?”时人惧卓暴怒,琬必及害,固谏之。琬对曰:“昔白公作乱于楚,屈庐冒刃而前;崔杼弑君于齐,晏婴不惧其盟。吾虽不德,诚慕古人之节。”琬竟坐免。卓犹敬其名德旧族,不敢害。后与杨彪同拜光禄大夫,及徙西都,转司隶校尉,与司徒王允同谋诛卓。及卓将李榷、郭汜攻破长安,遂收琬下狱死,时年五十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