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东江夏网,本站网址:http://www.chaoanjxwh.com

潮汕年俗散记 2017.2.1

2017-02-04 17:57:10| 发布者: | 查看: 35| 来自: 作者:罗堃 字体:增大  正常  缩小

摘要: 潮汕年俗散记 作者:罗堃 春节是我国传统节日中最隆重最热闹的节日,全国各地年俗丰富多采却又有所不同,潮汕过年风俗喜气洋洋,尤具特色。每年农历十二月的最后一天,是我国...

 

潮汕年俗散记

 

作者:罗堃 

 

1.jpg

 

     春节是我国传统节日中最隆重最热闹的节日,全国各地年俗丰富多采却又有所不同,潮汕过年风俗喜气洋洋,尤具特色。每年农历十二月的最后一天,是我国传统节日除夕,潮汕人称为“过年”,俗称“廿九夜”或“三十夜”;除夕夜过了12点,便是一年之首,即春节,古人称之为“元旦”、“元日”、“元朔”、“元正”等,潮汕人则称之为“新正”,并将这两个节日合称为“过年”或“过新年”。

   潮汕的过年,有着许多既同于中原地区又异于中原地区的习俗活动。在潮汕地区,过年这个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过年特指农历正月初一这一天;广义的过年指除夕到正月初四(除夕,潮人俗称“廿九夜”,即使当年除夕是农历十二月三十,也照称不改)。实际上,潮人过年的时间特别长,从旧年的腊月起,就为“过年”做准备工作,除尘、谢神。到了农历正月,各地便开始游神、游灯、跳火堆、行彩桥等各项民俗活动,部分地区的民俗活动一直持续整个正月,这些看似繁文缛节的年俗活动,其中不乏丰富的文化内涵。为此,《潮商》杂志特别策划推出了“潮汕春节各项民俗活动”的专题,期望让人们能够更好的了解到潮汕春节民俗活动及其艺术精髓,同时使更多的人加入到保护和发扬这些千百年来老祖先代代相传下来的优秀传统文化当中来。

“营老爷”

   在潮汕农村各地有一个至今仍保存着起源于上古时对土地“春祈”性质的社区性节日,叫“社日”,俗称“营老爷”。“营老爷”,是一个潮汕方言词组,在这个短语中省去主语即“百姓”,“营”字在这里是谓语,作动词“巡游”用,“老爷”是潮汕人对神的一种俗称;其意思是百姓抬着神像巡游。

通常的“营老爷”,分为“文营”和“武营”二种。“文营”是一种较为斯文的做法,将神像请上神轿之后,沿指定路线在社区中巡游,顺序通过社区中各户的门前接受朝拜,绕了一圈之后回到社坛中。“武营”是一种存在体力上比赛的做法,比如同一自然村中有不同社区有先营完神回社坛得到福报之说,或者在营神中表现体力是一种福气的象征,这很自然的激发壮丁们的表现热情。“营神”实际上也就成为“走神”,这又是一个潮汕方言词组,“走”在这里作“跑”解释。“走神”也分为二种:一种是将神像请上神轿后,捆紧后,壮丁们抬起疾跑,完成既定路线;另一种是将神像捆紧在神轿上后,由一个壮丁背起疾跑。在营神活动中,人们对神像本来应该是恭恭敬敬,但是也有反其道而行之的。

 

“澄海盐灶神欠拖”

   “盐灶神欠拖”这句话现在用来比喻活该劳累的意思。来源是澄海盐灶乡,每年农历正月二十一、二十二两天游神,众村民将村里的神像捆绑起来,大家争着拉绳子横冲直撞,十分激烈,游神活动结束后,才重新将神像重新粉刷,送回神庙。这里头有个故事:盐灶乡以前游神要拈阄,中阄的要安排筵席请客,穷人深为所苦。那一年,有一个渔民拈到了,却没有钱办酒席,于是那天晚上一肚子气便把神像拖到海边埋了,连夜收拾行装过洋谋生了。事也凑巧,这一年盐灶乡五谷丰收,渔汛大旺,那渔民也发了财。这事传开了,人们以为神一定喜欢被拖磨,于是相沿成俗。

 

“潮州卧石老爷,愈食愈惊”

    潮州的卧石乡,流行一句“卧石老爷,愈食愈惊”的俗语。这里每年的正月初九是游神的日子。这一天,村里的人在村头搭起了祭坛和敞棚。然后,把村中庙里的几樽神像分别抬到这些棚子里。初十,全乡家家户户在坛前摆开五牲等祭品,焚香烧烛,火化元宝,虔诚膜拜。到了十一日,乡里的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就把这些神像送回庙中。这一次就不是恭恭敬敬地用轿子抬回去,而是把神像扛在肩上,大家相互追赶,让神像相互碰撞。有的地方游行后,还把神像集中在宽阔的晒谷场上,轮流抱起神像摔打,叫做“舂老爷”。等到节日过后,才请来工匠重新修补。所以,那些神祗们在享受了祭品后必须领受无限的苦楚,难免是“愈食愈惊”了。

“澄海隆城游老爷——碌筒”

   澄海隆城乡,每年的游神活动在正月初十,游神队伍中必然有一只纸糊的香船,以及一只盛放着红木炭的大鼎。当游神队伍经过人家门口时,那些在农历十二月二十四到正月初四俗称“神上天”的日子里打破杯盘碗碟的人家,就象征性地拿出一两块,搁在香船里,意味着将不吉利随水东流,然后用家里量米用的竹筒,装上几块木炭,换上大鼎里的火种,将带来的火种带回家倒进灶里,象征炉火旺。由于竹筒里装着燃烧的火种,为了不使竹筒着火,必须边走边摇晃。人们便诙谐地说“隆城游老爷——碌筒”。

 

潮州江东独树村“走老爷”、“格老爷”

   “走老爷”和“格老爷”是潮州江东镇独树村的春节民俗活动(正月十一、十二)。“走老爷”:也就是村民抬着老爷赛跑;“格老爷”是营老爷活动中最激烈精彩、最具刺激性的部分。营老爷后将神像送归庙中时要看哪一抬轿的神跑得快,所有老爷并排在村广场上同时转三圈,然后比赛谁能先跑回老爷宫,在距离最大的“神前”(祀神的临时场所)还有大约20米的时候,人们以“走老爷”即是抬着“老爷”快速奔走的形式结束整个巡游活动,令赛会气氛升至高潮。据说快者将会得到神的称赞,因而新年也将更加吉祥如意,而哪种老爷能最先跑进宫里,对于村里新年的运气都有影响。

 

澄海隆都游灯

   每年春节正月里,汕头澄海区隆都镇各村各社轮番“游灯”,倾巢出动的男女老少,每人手持竹制灯笼穿梭在村里巷外,热闹非凡。夜晚隆都的街道是一条条泛着红光的灯河,烘托出节日浓浓的中国味。

 

饶平三饶西巷摆桌碗

   三饶原是饶平县县城,县治有475年的历史,在置县之前,就有“摆桌碗”的习俗存在了,这种习俗至今有六百多年的历史。三饶人多数由“河南—福建—广东”移居而来,“摆桌碗”也由中原传播、演变、改进而来。

“摆桌碗”,就是在碗盘中用面粉、米粉和以适量的水或油,制作成花鸟虫鱼、飞禽走兽,以及人物、水果、字样等食物工艺品,将这些碗盘集中摆放那个在一处,祭拜土地、城隍,祈求五谷丰登,财丁兴旺,前程似锦。每年正月十六三饶“摆桌碗”,这一天在当地称为“礼日”,依照传统习俗,凡是去年“添丁”、“婚嫁”的家庭,今年“社日”就必须制作一荤一斋两份“桌碗”,至于用什么材料制作,都以抓阄来决定。其他民众只要有兴趣,也可以自行制作心仪的“桌碗”参与陈列展示。因此每年这一天,西巷之中俨然成了“桌碗”一条街,各家各户都别出心裁,力争制作出好看的工艺品,为新年祈福、供他人玩赏。

 

“跳火堆”

   每年春节期间,潮汕一带农村有“跳火堆”民俗。“跳火堆”起源于何时无从考证,但据说至少也有几百年历史。毎逢农历正月,村民们在祭拜袓先,敬奉神明,游神拜会的同时,举行了“跳火堆”活动。

所谓“跳火堆‘就是在祠堂前的广场上铺上一堆干稻草点燃,待大火燃起之后,在锣鼓声鞭炮声的造势下,游神队伍或抬着神轿,或三五成群,或单身独人的跳过火堆,旁边有人不断向火堆中加入干草以保持火势旺盛。该活动喻意去掉一身晦气;大家边跳边念着表达内心美好愿望的民谣,如:“跳入来,新年发大财;跳出去,无忧也无虑;跳过东,粮食吃不空;跳过西,钱银满厝内”等等。青少年跳火堆,还有展示勇敢刚毅,不畏险阻的寓意。游行队伍逐一从火堆上跃身而过。每有跳得高跳得远的,围观的乡亲均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现场一派热烈祥和的气氛。跳火堆是每年游神的内容之一,在游神的最后阶段,人们在祠堂外的大路上,用稻草堆成塔形,然后点燃,由抬着神像的男丁们跳过熊熊火堆,以此祈求新年里好运连连。

 

揭阳榕城“行彩桥”

   揭阳榕城“行彩桥”的风俗流传年代甚久,是揭阳民间一种祈福民俗,历史悠久,流行于今揭阳市区和揭东县一带。按乾隆《揭阳县志》所载,乾隆时即有这种风俗。这个习俗来自一个传说:从前有人梦见一位仙姑告诉他,某日洪水要暴发。洪水到来之前,地上有一条五彩缤纷的桥连接天空,只要往桥上走,便可逃过灾难,人们照仙姑的话去做,果然免遭厄运。从此以后,在这一天,人们便以“行彩桥”的形式渡厄,祈求平安。自古以来,榕城的石狮桥一直被当地人视为中心桥,这是因为古时榕城称玉窖村,南北窖河称玉窖河,石狮桥在玉窖河的中段,这种地缘的中心观念一代传一代,一直流传至今。现在,尽管城内搭的彩桥很多,“石狮桥”仍是人人必行的一条彩桥。每年正月初十日,榕城老城区的各座桥梁都被打扮起来,挂上各式各样的彩灯,并在彩桥周围悬挂着成百上千幅绣有“合境平安”、“竹苞松茂”、“富贵吉祥”、“国泰民安”、“物阜民安”等字样的标旗彩幅,表达了人们对今天幸福生活的喝彩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行彩桥”分3回合进行。正月十一日晚开始的“行彩桥”,称为“行桥头”。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人们三五成群,扶老携幼,兴致勃勃向彩桥涌来。“行头桥”时,人们都要采下桥头的榕枝竹叶,并各作四句:“摘榕叶,日日有钱揸(拿)”,拿回家里插在门楣上,以祈带来好运。在“行头桥”中,不同年龄不同的祈祷语。如带着小孩的人说:“行桥头(或摸狮头),阿奴事事贤”;未婚的小伙子说:“行桥肚(或摸狮肚),娶雅嬷(即漂亮妻子)”;姑娘们拿石块或竹枝掷溪中说:“掷(或行)桥中,嫁雅翁“(即俊俏的丈夫)”;怀孕的妇女说:“摸桥(或狮)耳,生阿弟”等等。正月十五晚进行“行彩桥”的第二回合,称为“行二桥”。人们既闹元宵赏花灯,又“行彩桥”,达到高潮,但远远比不上十一晚热闹。正月十六日晚进行“行彩桥”的第三回合,称为“行尾桥”,整个“行彩桥”活动至此结束。

 

揭阳榕城破门楼郑安仔灯会

   破门楼郑“安仔灯”盛会是榕城破门楼郑郑氏宗族的传统文化娱乐节目,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每年正月十一,他们会将家族中收藏的数百尊泥塑公仔摆放到郑氏宗祠向游人无偿展出,展出的公仔都是著名传统潮剧中的造型,看安仔灯抱“白弟”,有祈求新年财丁兴旺之意。“安仔灯”里摆设的“安仔屏”均采购自潮州浮洋,在三层的通花雕木灯橱内,最上层由“白弟”簇拥着“功名财子寿”屏,其余两层则罗列泥塑“安仔”戏出若干,多为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海瑞打严嵩”、“姜太公遇文王”、“京城会”、“仙姬送子”、“柴房会”、“贵妃醉酒”、“一门三进士”等古装戏出,还有富有潮汕风土人情的“饮茶”、“下棋”等生活趣景。灯座缠绕霓虹灯,座前燃以蜡烛,生动活泼、惟妙惟肖的“安仔灯”人物令人百看不厌,流连忘返。

 

谷饶祭社

   谷饶祭社,是民间为纪念南宋末年与元兵血战殁于小北山麓的文天祥及部属将士的祭祀活动。相传南宋末年,元兵入侵潮州,右丞相文天祥在潮阳整军图谋复国,征战中于海丰县被俘,而都统陈懿勾结叛将张弘范,与宋军血战于小北山麓,由于双方兵力悬殊,宋军大都战死于此。后来,明太祖追封宋末抗元阵亡将士为“元帅”,钦定贵山都赤寮(谷饶旧称)等毗邻抗元战场的村庄定期祭祀当年牺牲的将士,谷饶才开始了祭社,祭社由谷饶十几个姓氏的乡民十年一值,轮流祭祀,七百年来传承不衰,祭社包括祭拜文天祥英雄先烈、举行大规模游行仪式、在神厂摆“水桌”慰问先烈等一系列活动。随着社会的发展,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谷饶祭社作为民俗文化的载体,难能可贵地保留着潮汕人文化和精神的财富,是弘扬爱国精神和万民团结的民间活动。

 

 

  
回顶部